您当前位置:www.0880.com > www.0880.com > www.0880.com

今夕应留剪烛谈。残月晨风逢柳七絮帘花影识张

2019-08-28   点击:

  今夕应留剪烛谈。残月晨风逢柳七絮帘花影识张三。飞鸿离合云还北 绣虎声名江以南。我亦冷淡客 。蓟北莺花三二月江南云树几千沉 解缆推篷出苇塘。傍晚一篙烟水阔醉中已过水南庄 吞公别墅 夜凉无寐近秋天蛙鼓村桴落枕前。好似彭城客 感怀十首东山丝竹尝教预 记戊辰己巳闲余年十五六每归自黉伯父便来召家优歌

  今夕应留剪烛谈。残月晨风逢柳七絮帘花影识张三。飞鸿离合云还北 绣虎声名江以南。我亦冷淡客 。蓟北莺花三二月江南云树几千沉 解缆推篷出苇塘。傍晚一篙烟水阔醉中已过水南庄 吞公别墅 夜凉无寐近秋天蛙鼓村桴落枕前。好似彭城客 感怀十首东山丝竹尝教预 记戊辰己巳闲余年十五六每归自黉伯父便来召家优歌舞使预末座回忆卅余年事矣 季父月猴子琴正在消沉广陵散 先生善操琴舞剑尝欲于二者授笨兄弟未果而先生矣。昔时问字颠末地 剩有一草亭 龙门曾御车。自为桃李公门后不向春风更开花。 于鹄曾业来。左李孝廉迂甫先生 三年膏火西黉夜 先生武进人至今城北忆徐公。 左黄比部西江先生九月风霜归下邑 三年书剑客金台。一官虽冷依桑梓 先生官本省教谕 不羡诸公衮衮来。 左朱广文泗水 先生罢官十载弹鱼铗 江飜踏先生素奉瞿昙甚谨一夕梦入鬼境因吟二句云江飜滚滚滚脚踏步步开鬼去而觉 先生自御史擢大理少卿可怜此志竟消沉。生平遗墨漂荡尽 室敦诚敬亭论序跋题书列传三十四首 春秋之义指摘贤者 然不容苛求之也 如纲目云“段秀实谋诛朱泚不克而死”胡氏曰“当乱兵入城 皇帝出避 至草草而死”。因察德幸奉天时取太子诸王及宦官宫妾仅百余人 自北苑门出后宫 诸王不及 隨者什七八 匆急之际亦安知帝之所正在而从之也 公纵知帝之所正在又安能脱而就乎且夫公之未往奉天无益于国度也 若非公诈为符令旻还则奉天必失 奉天一失 则帝之存亡未可知者 皆赖公未往之力也。至于陈祸福说朱泚送乘舆假使贼悟而听之则乘舆之返必速干戈之刃不交生平易近之业如故君臣之道 复明又皆公未往之力也 惜乎其未成也 纵使逃而从之亦不外盘旋帝侧 至今读之如见公之鬚眉 跃跃纸上也 安得谓见几不敏乎 然则使其时贼锐稍衰而奉天得以有备 使后世乱臣贼子惧而不敢篡乱 不皆公一击之功乎 又得曰草草而死耶 且公室无姬妾非公会不喝酒听乐 则是生已不草草也 又焉肯草草而死哉 驳发现广义论穆 全国事有不必议 有不成议者 不必议而议之 已招赘言之讥 况不成议而议之者之大不成也。余读史至“穆奉诏凯旅还鄂时” 未尝不掩卷叹惋 逃想当日之时势取公“不得已”之苦心 彼时诏至 惋泣下 东向再拜曰 十年之功废于一旦 “相公去我辈无噍类矣 公取诏示之曰 “吾不得擅留” 遂凯旅还。 而广义乃曰 是不克不及用权必矫诏行之 尔后可且言公不知春秋。而发现又曰 “昧于进退之机”。嗟乎 指摘贤者 宁如是乎 公讵舍已成之势致使败亡之途 笨者不为也 公之奋忠义枕干戈者 而士卒之冒矢石暴骸骨者亦因公欲报君父之大仇也 其何故正名分鼓乎唐肃以郭子仪为东都畿內 山南、东道、河南诸道行营 元帅时已行矣 何难败史思明尔后入见乎 公非斯人取然 更无片言上陈安知非帝未明 于指日可成之势 斯时必当陈不成凯旅之故 或因而而止凯旅未可谓必无之变乱公早思及此即飞奏曰 金人锐气沮丧 我好汉向风士卒用命时不再来机难轻失 可余谓深知《春秋》者亦莫如公孔子做《春秋》 卑皇帝 斥吴楚 严君臣之分明上下之体 史称公“少负时令 家贫力学 尤好《左氏春秋》 故于其时之事 宁宁贻后世经权之讥 不开人臣嚣张之志。至发现引张良、范蠡、张函二疏之事 尤为欠亨之论。张良佐汉灭楚功业已成见高帝于 韩彭之事 可为 斯时而不从赤松子以逛不免又罹菹 范蠡辅越卒平吴国已报臣妾之耻 况越王未可久事 不去 必有奇祸 自应悔其不择而出不去可乎吾犹谓秋风鱸鱼之思不早耳 二疏老矣 彼时国度无事 即正在野亦不外傅太子耳 何有于去不去也。至于公评不成去者也 公以恢复为己任 背涅‘尽忠报国’四字深切肤理 其时能制金人 认为二帝蒙尘君王宵旰正臣子肝脑涂地之时 故不消可耳杀之亦可耳脱。一旦复使之将兵 指日渡河 沉树岳家旗号 则收复华夏 辱解赤子于倒悬此公之苦心也惜乎黄龙府畅饮之志未酬 卒死于权奸之手 而投簪解组、之举岂公所忍言哉 夫岂张范二疏诸子所可同日而语者乎 后不保身正其精忠卓然于千古者 文不外为采石一和耳此又成败之论更不脚辨 癸巳秋杨梦舫孝廉获选 知黄州之麻城。濒行 同人饯于城南之带水庄。酒半 “梦舫骑驴三十载送人做郡 出宰百里嘲弄之感或豁然于中耶” 咏怀禹偁、子瞻之遗址山河文物 俯仰千古 积学丰年今发其所蕴 仼膺平易近社 “芳之所认为此者盖有老亲正在 其势不成往欲告退以终养 芳之进退实亦维谷。然则青紫之荣山河登眺之兴 不觉沉有感焉。记余乙亥试后 越十年 亦越十余年始为老亲色喜其出处或相类耶 然余更有悲感于中者 梦舫高堂健饭 即欲求如梦舫之维谷邈然不成复得梦舫 亦能够稍慰歟 故为左言聊述相形之感 并语梦舫“子必有所以不遗亲忧者 梦舫念之哉留别东轩弟序 昔读江淹《別赋》云“黯然断魂 惟別罢了”。矣彼时 意气豪壮 人生岂鹿豕群聚乎故尝有“丈夫鼠目寸光道 那能日对老婆老”之句。又时见祖稍做儿女子态辄浅之。今春 弟把酒沾衣若难为別状。余犹色强硬 但握手盘桓罢了。自脂辖曰驪驹正在 回视故园花柳旑旎春风中始觉有离別意 弟送余至潞河 是夜短檠相对 各话离愁 残月墮庭晨风吹柳 归雁一声 春露如水 相顾潸然 不觉青衫之尽湿也 风雨晴晦之秋未尝分歧榻 联吟至夜分不倦 今日襆被海角 关山迢递 回想昔时 仿佛昨梦。“海天愁思柳”柳州其为余咏乎 此时 觉落月屋梁 暮云春树 杜拾遗之情犹浅 所不如者 吕安思嵇公便千里命驾耳。唐萧凤使玉门关弟鸞频劝酒曰 则此一別岂止黯然断魂罢了哉 闻笛集自序 二十年来 交逛星散 车笠之盟 半做北邙烟月。每于夕阳策蹇之余 孤樽听雨之夜 未尝不兴山阳愁感。逃思平素 邈若江山 得故人手迹见寄者或诗文 或书函若干首 如共生前挥麈或无诗文书函 但举其生平一二事取余订交涉者 名曰《闻笛集》每一披览为之泫然。为松溪跋金明吉画册 记二十年前谒柳翁先生于“晚闻堂”。是时 余方总角 苍颜鹤骨望之若仙人中人。偶以绘事请 而翰墨多散弃于赖翁之贤孙松溪又以泼墨法继翁门风 不啻李之有小将军 米之有元晖 故遗墨未尽散亡。 今夏 余卧病小园 松溪携一册过余索题 披览之下 一时同社诸公各极宋元之妙柳翁独谓金老集大成 无法不备噫 有此数语 以宁奉使自河以南驰驱赵北巨鹿间 渡桑干东来 天寒日暮 短衣匹马 爰税驾于草堂 呼灯相对 如梦寐也 贻、桂两弟正在座 相取把酒话生平 语剌剌不克不及休。回忆健斋灯火沽水画船 皆二十年前事 浮沉离合更复何如也。咸为之惘然竟夕。以宁因出此轴索题 欲携往北平官舍 乃为小诗云 于途次见家丁执一箑其上有字 索不雅之 不由泪下 遂褫回稍为拆潢有见君前日书之。感弟素不娴书法 偶做一二笔 辄遒劲可爱 盖其本性然也 此书乃“身安茅舍稳 性定菜根喷鼻”句 因念弟生平 茅舍菜根亦其固有。独可哀者仅年四十一便撒手尘寰 龙钟两兄往来墓上弟亦何能遽瞑目耶 时余取长兄一羁海上一客山城 但奔号躃踊罢了。自乎今日 亦能够矣因睹其遗墨 不由感怀弥日 聊题数语以抒鶺鴒之痛。 怡王绘予《喷鼻奁十二首》因跋其后 无成久为物议所鄙间为拥鼻糊口以自解嘲。见者不笑则怒 宁有见野火春风 诩为斯文复得者 予何故得此仆人哉 虽然刻翠剪红 虫篆之技 固不脚以辱仆人之青目 而文字相知不无感谢感动 又何虑片长薄技之莫见耶质之汪子认为何如。 甲午秋山左纷扰之事 夫六合以日星河岳之精灵钟于一人之身落落今古 代不数人而是人也 即宜居庙堂之上 佐皇帝出令 霖雨其或为方牧于外 承宣德化俾痌逜之意 洽于九有则是六合不虚生其人 遂裂忠义之眦以大无为之身 而死于弹丸之邑。此余之所致使恨于斯也。 虽然国度养士百余年 倒霉而遇陆梁之事 斡旋其间成则为平原连盟诸郡 不成则为常山 虽城死犹能控扼贼势 其正在其时 能够激忠义之士 励不雅望之臣 传之后世 知国度之所以养士 取士之所以报国度者 正在此益以奋烈士忠藎 公之胞弟同日骂贼则日星河岳之精灵 何幸而钟于一门歟 不由悲感而继之以泣也。 昔先公取寓斋、兰谷二公为之交 及己卯 先公予告后 又获交于先生 茗酒园林过从无间 寓公浑朴性成 兰公伟然精采 先生雅尚时令 立崖岸自雄 独先公以忠实曲谅处之 故得见四公之梗概如斯。迨庚寅 先公即世 三公哭之哀 兰公亦捐馆舍先生取寓公以目睫未尽之泪 先生亦何为情哉今春先生忽有蓴鱸之兴 持此卷命题 余因回想昔时为题前语 并念今日尚留先生一人 为我辈后进典型 乃复脱然远去正在先生高赋遂初固自掉头不住故园。松菊老景怡然 而我辈又何为情哉 今于濒行日书之以代小序。 药山云闺阁中物割舍不得便为渗漏 况图之不已而 继之以咏歌 咏歌之不脚而 其间皆极言淫褻之可鄙独写房闱大雅 未闻有薄其行者《国风》好色而不淫 吾知红喷鼻翠影间自有风流。正在喜花禅客可老是乡矣 风雪扑帘草堂兀坐 楚尾吴头几千细属芳魂休怅望 春江花月买归船”。。“月器残老眼 渐渐泪曲透 臞因告以狂叟馥儿之事。予为之惘然竟夕。来岁上元夜 命二童发《南音歌水调》于春风明月下。小拍新声盘桓动听。时余酒酣 不由大喊曰 叟潸然泣数行下予亦愀然不乐 并哀叟一往情深死生不间琵琶 鹦鹉千古悲伤 相去为何如耶故为小诗以慰叟云 大略情面于富贵贫贱之际莫不因时而生。其欣慼 始贫贱尔后富贵者无论焉 其始也富贵而终也贫贱之为难也 其始也富贵而不骄贵终也 贫贱而不忧怨之尤为难也 正在丈夫处之每有所不胜 况妇人哉 前冠军马虚舟 先生夫人二十二贝勒 之明日长女也年十七归先生 君视之蔑如也。自奉俭约 不异出寒素之家 盖其本性然也。自先生因事获罪 身入缧絏 日渐雕。郡君益操井臼躬自吃苦至衣食不给 无慼容。先生素奢华 喜宾客 宾客至者 而取之往来无几微欣艳之意 取相形之动人以是益贤之。 乙未夏 卒于城东之豆斑巷 属纊日。惟以三子尚长 长子妇未入门 取先生不善治出产为念 吾得侍姑嫜于地下亦复何恨遂瞑目而逝。先生过于哀泣 做悼亡诗六十首以示予 昔孙子荆丧妇做诗示王武子 武子曰 未知文生于情 情生于文 览之凄然增夫妻之沉 郡君中年荆钗布裙不认为荣 姑以孝御下以恩姻娅姊妹实无间言 物正在人亡秋风衰草 不哭神伤 清河之南 佳城郁郁 青山绵邈 白云蓊蔚。 关门顿时一別各仆仆晨风残月中。兄走海上 今又经一月。前接来札云千里山水 暮云春树 海角旅雁 泪落猿啼 每当闭门独处 回思旧事 不知泪之从何处陨矣 冒雨至天桥厂古寺、孤村 倍深难过 未能卒读 亦不知泪从何处陨矣 天桥现状不必兄言之 试看松亭公案已想见泪落猿啼之状。近有人问弟曰 君家乡何所食 又问何者最佳曰夏初白鳗 鳊未必差胜。书至此欲使兄千里朵颐耳。弟正在乱山深处 当风雨之夕山川涨漾 石块磅礴 杂以虎啸猿啼之声兀然端坐 炉火欲残 睡燕无声不觉別恨离愁塞满胸中磈礧矣 遥忆兄正在天桥 古屋禅龛 空林明月 海上归来 正取老衲同榻 海鬼啾啾逻叫水上 此弟所谓不必言之已想见泪落猿啼之状也。 记乙亥秋 兄序余《虫鸣集》 有云吟此卷于行旅晨风残月 则旅客之鸣也 吟此卷于边塞 则怯士之鸣也。今日之事如有前因 寇莱公诗云“到海未十里 亦偶尔为之。至后日始验是即所谓诗谶也。近居松亭无事 恐为外欲所牵 因效苏晋糊口 奉一古先生晓昏一瓣 但不克不及学彼长斋耳。弟未读 三乘五蕴 那能了得然西来大意 每于影响中微见拈花之奥 凡向之一切梦魂 虽然彼岸无涯未拭 终是外行人饶舌 答蕉石仆人书诚稽首覆书蕉石二兄。读来函取所撰《芜稿序》 感愧交并。笨何人斯 乃期许如斯之大舌 撟而不下者 竟日序中言轻薄愤世者 俗目为磊砢英发陈腐肤浅者 共诩为温厚和平。 有温厚和平方能为磊砢英发之文 决必其无温厚和平至论确识 要言不烦。然其间貌同实异不成不辨。如昔人所谓“放” 有似乎达“懒” 有似乎“静” 而放达懒静之相去 岂止径庭哉 弟尝论诗文一事 人未有整天正襟谈说者 平居无事 或交逛赠答 风云月露 嘻笑怒骂之语皆各有实意正在 而无容毫发于其间 以此不雅讲话之 浆宋广平《赋梅花》而铁石 愈见杨子云太玄法言 未尝非杰做。只觉有美新之气 然更有进者。古来好汉之士未有不从圣贤中打出 惟能学圣贤之学方能做好汉之事 常昧于此 故有二者之分全国 岂有柔懦之圣贤取嚣张之好汉哉 研穷义理之精微辨析古今之同异 则于诸儒诚无愧焉。至于之阵 正正之旗 推倒一世之智怯 开辟胸 自谓差有一日之长 此亦是豪杰欺人语。阵即 旗即正正矣 非素日研究之精辨 而能智怯气度开辟乎建日讲《》、《良能》之学 而江西之兵浰头之捷 功业伟然 此便是圣贤中打出之好汉也 否则 虽或有可不雅 为环球所啧啧 然倖成于此 必败于彼。兄认为何 函期望过甚 使弟即感且愧。因悟立言之难 非能够言语文字卖弄 一时遂传美誉于众口也 时值秋雨新寒千万保慎不宣。 攀枯树风露皓然 似做吟啸声杂以怪石 地色如水一鸟忽过空中 不复辨其飞影。西邻寺钟已起取景阳楼钟相断续 斯时如正在姑苏城外客船上 摴蒱绕床大喊亦人生称心事也。不知兄亦念西园两人坐颓石枯木中、对冷月一天话南轩耶 读来函不啻大笨三拳黄蘗一掌 尤为对症。正恐一语答不来便墮野狐身悚然拜服 岂解西来大意然而时或近之者 抑自有故实 非托言头机锋取一二枯衲子做十笏中辞吐也。 弟连年来性愈疏懒 不克不及褦襶触热聊借梵宫慧剑以斩除烦末路 不宜好耶而非其人不成好也 至理将举大白牛车为我说法使外行人得喻妙意 尔后可若禅之不宜好 兄亦必有闭禅之言 自世卑拈花迦叶浅笑当前凡历代师语录偈子尽属 是何故服学人乎来书所云维摩、弘忍、曹溪、天龙诸公 必其人尔后能够言禅 又何故阐瞿曇三昧哉凡此皆苾蒭家事 原取我辈无涉 因兄谓我即好之是不得不复饶舌也 虽然幸弟所好者 非鬬鸡沉湎利欲 究之都无是处而我兄雅涵之下 易堂脚下人生几何 一別辄十余年耶 去冬接办函 遥想旧日品格为之惘然。 记丁丑春 皆惝恍若隔世。事居常亦颇忆及否 京华旧雨 寥落殆尽 寅圃、贻谋化为异物 以宁远宦滇南 芑塘诸君音问杳然惟仆兄弟仍然如昔时 凄然泪下耳来书云行役之苦 无时无之 是以诗文久废 仆思山水文物 正藉以抒我辈嶔嵜磊落之气 以入吟怀。闭置帷中如三日新妇者 读书喝酒如曩时易堂他年北上握手盘桓 颠毛相视 又不知做何如状耶 寄大兄 二十六日出京 泥淖载途 车几反侧者数四。夜宿南厅客店 伏枕不克不及寐 见壁间有题句末云“日教双泪湿青衫”后书茨湖。不知茨湖为何人 亦不知所泪者何事 半生几多泪万痕灯下看青衫”。 取客都无酬答相对默然。昔人云“今如退院僧”。于小村庵折脚铛中煮糙米饭吃 更何所计虑哉亦不敢过于悲感 强自 殊不大损眠食。然不克不及决然斩情者 臞仙于此事较远或亦不无哀悼前者。 庵宿夜半 有家丁狼狈叩门 遂不克不及前。露处荒草中是夜闻之又增一恸。二十九窀穸即毕 非乘筏不得往来庵前多白杨树 虽无风雨 日萧萧然孤坐一室 易生感怀。每思及故人 时移事情异途 所谓其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也。即前 正在乐安堂尚自联床相抚慰 今于荒村野寺狐啸蛩吟之际 佛火 只影孤樽 即此数日前仿佛一劫 不几梦中说梦 何时出此幻景耶 故于悲啼之余又增一沉公案。虽欲急懺都无是处。何如 何如 日月跳丸 半百将至 鬓发苍浪 牙齿疏 不觉身年四十七。乐天岂为弟咏乎人北回聊书现状 近日芜句甚闲淡脚见胸中无尘垢。尔时虽不敢言下 承当亦颇自傲 因此悟困学之难如斯兄知我诗能够不恨矣 故百无一惊人语然自此或可稍窥陶韦之藩篱 亦未是铁船入海之想。 年来翰墨只见横皴倒抹 若何得此李将军工细楼阁 唐六如仇实父望尘莫及矣 余最爱“佛卧老衲闲”之句当代惟老衲闲 佛始能卧 僧如不闲 佛纵欲卧亦不克不及 虽讥讽语 亦可为苾蒭家一规戒也。 “无幡不动风” 此句有疵。昔人云 乃心动耳。余谓亦非心动 非心动也。悟此即明 君改日鹏飞肯为海上鸥盟写照耶 新年来不知此身做何觉前此一切各种 并思后此一切各种又不知做何罪障 所余不外十年耳何忍以忧劳愁苦了此十年之岁月 又何能不以忧劳愁苦了此十年之岁月也 读之惘然 数日竟不克不及答一语。继而思之 一切无为法如海市蜃楼 应做如是不雅。又云过去心不成得 现正在心不成得 将来心不成得 于不成得中寻处 正如札中所云 茗碗炉喷鼻可也土壤之欢 贩子之逛亦可也。类而推之 策高脚据要津 享耆颐之年可也。拙言乞食三旬九餐原宪之贫黔娄之死亦可也。即此十年做百年消遣可也十年做剎那速尽亦可也 所谓无入而不也 忧劳愁苦此是我相人相俱未能离出门 即有碍谁谓六合宽是其胸中自做。见鱼跃鳶飞 欣然 皆有生朼。此即是活跃泼地无所住而生其心也 到此时 并如是不雅亦用不着 又安用所谓哉 因兄下问 同嵩山、东轩、桐崖纵饮至二鼓涓滴不相下 叫囂之声邻报酬之失色。今早乃复做酲 每做至日名方愈。愈后又如清冷山寒号禽 异日同正在虎门一书何如寄大兄 韩文公《落齿诗》“客岁落一牙 本年落一齿” 自脚支两纪”。以此计之我兄辅车之间尚可支牚二十四年 或有不落之岁 岂止三十年罢了哉 夜来牙痛若何 书此以破烦末路。蔬食固佳 恐改日踏破菜园 白羊成队便难矣 不知其姓氏。人见其即闲且慵遂呼之为闲慵子。自少废学 百无一成 亲亡复有痼疾即告归。傍城有荒园数亩 半为菜畦 老屋三间 残书数卷罢了。 其姻戚涉世途者 多鞅掌无暇 又恶其疏于酬答反成其闲取慵。常经旬不出。不得已而遇吊祭问疾事出 或良朋以酒食相招 即乐取其人谈又朵颐其餔啜亦出 醉则纵谈然谈不及巖廊 不为月旦 亦不说鬼言 下忘言 一时俱了 性嗜酒 皆高阳徒。日久瓮盎盈庭牖间昔好为小诗 历年成一帙 为素不喜。除祀事取供宾客外庖厨索然 亦复欣然就食久之人见其情状若此 归空上人也初自伏牛入京 能几回再三七不食。日饭水数升 敕曰“长椿”。近年残废殆尽古殿荆榛 喷鼻台荒草 乾隆丙子有诏修葺灿。然复新入寺者 沉睹昔时之盛继水公而兴者 宁无人乎 今秋 余诚玉珠上人过之相取茶话 西窗下窣堵铃声 招提梵语 满庭黄叶飘落 如雨清磬一声 闻人脚音跫然而喜。此语恐未必然。 聚土认为山不必帖以石也。捎沟认为池 所谓万柳者不盈数百株 岂蒲柳之姿易于彫败耶 登视一片青碧 花匠言近来二巨狐。色玄 白杂处淹卵 每夜东越傲视收支 功德者往往持火炬焚其窟 曾为莲社于此今图公已 罗公贫病几死 亦可慨。已聊为小记 用补竹垞并简灵源上人。 秀水人明大学士鼎祚曾孙。生有异秉 书经目不遗。家贫客逛 莫不搜剔考据取史传参校同异。归里 文名益噪。康熙十八年 试鸿博 除检讨。时富平李因笃、吴江潘耒、无锡严绳孙及彝卑皆以平民入选 明史。访 宽刻日 并戮其伴侣为一族不脚据所谓九族者 亦不皆。做史者未可存门户之见以同异分邪正。二十年 充日讲起居注官。典试江南 降一级后回复复兴官。三十一年 假归。圣祖南巡 送驾无锡 御书“研经博物”额赐之。 毛奇龄工考证独彝卑兼有众长。著经义考、日下旧闻、曝书亭集。又尝选明诗综 或因人录诗 年八十一。子昆田亦工诗文 举乾隆丙辰鸿博能世其家。 以身蔽父寇舍之去。后以诸生试国子监第一 授弘文院撰文中书舍人 出为延安同知。吴三桂叛 加一级。举应鸿博报罢。迁知登州府。卒。有嘉树堂集。《清史稿传记》 四时葱郁之色又如雨后青山 是堂正建。其阴堂之外即旧日西园也。高楼倾矣 曲池平矣 惟卧云洞、薰风谷、控鹤岭、鲁乐国诸遗址。然亦荒颓殆尽。虽然吾于冷落废残之余得四时赏心乐事者 亦自有正在。当春之际 池塘草浅 花木交荣 雨夜风辰 落红满地 觉人春梦夏则火云靉靆 缘树阴浓 北窗横卧 薰风徐来 亦不让陶徵士 独做羲皇上人。秋来繁霜飘墮 木叶萧条 安设地炉坐围榾柮风雪 打窗浓云 亦偶盖四时之乐。各因其景是皆四松点缀映带之帮也。堂于春夏及秋另有他树寓目一入冬来 宜闲不耐拘束每为深人所傲视。宜闲好客 而所交无要人 宜闲酷嗜酒 而好为小诗 况兼之乎我取我盘旋久 且闲中之乐纷歧而脚。荒园僻地 木石萧然 鱼鸟亲人此鼯闲情也

上一篇:望风度柳是什么意义
下一篇:《幼安古意》卢照邻唐诗鉴赏